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咱就是一平头小老百姓有饭吃有钱花就快乐

把握现在,智握未来

 
 
 

日志

 
 

一篇让我每次看到后都会愧疚的短文,纪念中学时代的她,如果可以我想对她说对不起其实我爱过你,只是不想也不愿意承认  

2007-07-23 20:05:08|  分类: 生活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给我看她的笔记,给我看她买来的复习资料。我说你不用像救世主一样地救我,我不会感激你的。
  
  那一年,正是最青涩的年纪。
  我是班里有名的坏学生,经常和一些不上学的狐朋狗友鬼混。上重点中学完全是靠父母的关系来的,高一全校大排名,我排倒数第一。在一千多学生中排倒数第一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前途一片渺茫,我只盼着空军来学校里招飞行员,也许我可以去当兵。
  班主任把她安排和我做同桌后,我知道一定是母亲找过老师。母亲的用心良苦,她想要这个学习好的女孩子带动我。
  她的确学习好,年级前十名,我们班里的前三名,常常去参加各类竞赛不算,还是学校里第一个拿到稿费的人。
  但我对她很敌视。我一向讨厌好学生,而她就是。极听老师的话,还是老师的得力助手,常常去复印室里印卷子。
  上课我写纸条给她:“你知道白雪公主的故事吗?”
  我以为她不会理我,但她在纸条下面写了:“知道。”
  “她结婚后生的孩子你知道是谁吗?”
  我是在故意和她捣乱,把她气走了,我就可以自己一桌,那样的话,我又自由了,看看天空,听听鸟叫,多好啊!
  “不知道。”她写道,“她生孩子了吗?”
  她终于中计了!我写道:“白雪公主生了个女孩,叫灰姑娘,她很失望自己生了这么难看的孩子,所以,和王子离婚了。”
  写完后我给了她,她扑哧就笑了,正好被老师看到,老师说:“笑什么笑?”
  结果她被罚站了一节课。但我并没有如愿地将她气走。
  以后的日子,她逼我写作业,我不会,她就让我抄她的,她给我看她的笔记,给我看她买来的复习资料。我说你不用像救世主一样地救我,我不会感激你的。
  她笑了:“我是想看看自己究竟有多大能力可以让一个考倒数第一的变成倒数第二?”
  我的自尊心受了极大伤害。“太小瞧人了,”我想,“我一定要学好给你看!”从此开始认真学习。原来,学习进去也可以有很多乐趣,当那些从前特别讨厌的数学题被我变成有趣的东西时,我知道自己真的有了转变。
  第一次测验来临了。是一次英语考试,那次我考了有史以来的高分——69分,让我吃惊的是,同桌只考了65分。这个每次都是98分以上的英语课代表怎么了?
  老师表扬了我,却把她叫到了办公室,问她是不是被我影响了。
  她说不是,是自己太马虎。
  回来后她转过头对我说:“你真聪明,稍微一努力就超过了我。”
  我被这句话极大地震撼了,我没有想到自己是聪明的。
  那次考试后,我更加努力地学习,等到高一结束的时候,我的成绩已经排在了全校中游。我对还是遥遥领先的她说:“总有一天我会超过你。”
  老师和家长都特别惊异于我的改变,只有我自己知道这改变的原因。
  转眼,忙碌的高中生活结束了,我们也各奔东西。
  几年之后,同学聚会再次见到她。她问我:“你还记得那次英语考试吗?”
  “当然,”我说,“你考得不如我多。”
  “不,”她笑了,“其实是我故意让着你,让你树立信心。我当时是喜欢你的,只不过想用这种方式来表达。”
  说这话时,我已经有了一个出色的女友,她和我正在北大读研究生。
  同桌当年喜欢我?那时我是最没出息的一个了,我不明白有什么值得她喜欢。而她说:“我喜欢你写的那些小纸条,全留着呢,你和别的男生不一样,有一种创造力和与生俱来的幽默感。”
  可惜高二我们分了班,她去了文科班,而我在高三后就成了学校里的重点保护对象,我们就这样匆匆地错过了。
  如今,我常常会想起她那张很平常的脸来,我知道,就是那样一个女孩子,用自己的方式喜欢着我,并且改变了我的一切,每次想起,心里都有阵阵暖意。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